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战锤神座 > 第四百五十八章,罗嘉与国教

第四百五十八章,罗嘉与国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莱恩先在特蕾莎的巫师塔里面住了一天,女术士趁着冬季气候合适正是要研究魔法的时候,和莱恩缠绵一晚就主动赶他走了,倒是维罗妮卡闲得很,嘉兰女巫干脆跟着莱恩一起活动,自然也饱受滋润,面有红光。
  
      距离冬幕节前几天,莱恩开展了“伯爵走基层”活动,身为湖中仙女的神选冠军,莱恩-马卡多亲自来到红鱼村,探访村里的乡老,走遍了村里的大街小巷,了解农奴收入和农奴的生活情况,在莱恩来到这里之后,农奴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目前饥饿和穷困正在逐渐远离这个村庄,看见人人家里有余粮,这让伯爵连连称赞。
  
      随后,莱恩伯爵来到红鱼村乡老的家中,对他致以了节日的祝福,送上了两条鱼的贺礼,亲切地问候了乡老的家庭情况:“进城方不方便?治安情况如何?看病的费用高不高?”
  
      面对伯爵亲切的问候,乡老笑着说:“都是伯爵领导有方,现在道路通畅,治安得到保证,看病便利,生活正在变得越来越好。”
  
      看完了乡老之后,伯爵一行人又来到了老人伊夫的家中探望,伊夫是一位身体残疾的退伍老兵,患有风湿病等多种疾病,身边没有人照顾,面对伯爵送上的祝福,老兵感动地落下泪来:“我今年58岁了,看着整个村子的变迁,环境越来越好,生活越来越美,这都是伯爵的恩赐。”
  
      “吃得好不好?穿得暖不暖?”打开老兵的铁锅,莱恩发现锅里面炖着碎肉粥,伯爵感到了非常高兴,莱恩亲切地表示,有困难要向骑士老爷反应,退伍老兵们都用自己的生命和邪恶战斗,他们为布列塔尼亚的安定、团结、和谐做出了很多贡献,各个村落的王国骑士们应该注意了解退伍老兵和服役士兵们的需求,让他们感受到来自湖中仙女和骑士道精神的关怀,同时也要强化士兵们的训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走访结束之后,冬幕节也到来了,苏莉亚正式以夫人的名义将莱恩的整个后院召集起来举办了一场火鸡宴会,宴会上对如何开发莱恩的潜力,合理分配莱恩的公共时间,谁先谁后的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在很多内容上达成了共识。
  
      莱恩本人被禁止参加这个宴会,他也不知道女人们都谈了什么,之后从口风比较松的奥莉卡那里知道当天苏莉亚她们在比试了好多场之后,好像一起签了一个“协议”,湖中仙女也在协议上签字。
  
      不过莱恩也没有功夫理会那场宴会了。
  
      因为帝皇来了,带着怀言者基因原体罗嘉。
  
      冬幕节当天,夏隆森林深处,地下溶洞之中。
  
      四位帝皇禁军警戒地看着四周,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迎来他们最敏锐的反击,安格朗则是面色复杂地坐在一边,他看着帝皇那无上的伟力传导着莱恩的精神和意志,净化着他昔日的兄弟,嘴里喃喃道:“父亲,我以为你会先抓来佩特拉博,那样我就可以用我的斧头砍他的那张臭脸了。”
  
      帝皇先是将目光放在安格朗头戴的草帽上,然后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转化罗嘉之上:“如果想要抓回佩特拉博,即使是我亲自动手,也要做好至少损失三千名禁军的准备,还只有五成把握。”
  
      “那可是佩特拉博,他花了一万年做好的要塞就等着别人进攻呢,可惜没人会去。”安格朗嚷嚷着:“我最疯狂的时候都知道,佩特拉博和他的要塞碰不得。”
  
      “没有攻不破的堡垒,也没有等不来的审判,罗嘉将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肌肤苍白如雪,头发黑如石墨的暗鸦守卫基因原体克拉克森站在远处,他沉默寡言的程度比以往要轻了一些,看着安格朗,克拉克森多说了几句,他的语气中蕴含着某种更深层次的东西——如果有的话。
  
      “如果审判总是迟到,那就等于没来。”莱恩净化着罗嘉,这位升魔原体的实力确实不怎么样,至少他感觉比之前轻松多了,一边传导着能量,一边低语道:“至少,审判迟到了一万年,甚至对很多叛徒来说,还会迟到更久。”
  
      “除恶务尽,唯有所有敌人都遭到了毁灭,将他们的呼吸抹去,将他们的灵魂和肉体都从世间清除,将他们的一切过往和存在的记录消失在时间之中,首恶必诛,胁从必讨,唯有当敌人的一切记载和名字以及写有他们故事的卷轴都被毁掉,真正的胜利方才到来。”克拉克森朝着莱恩说道:“来自阿斯特塔圣典,基里曼写的。”
  
      “罗嘉也是这样做的。”帝皇开金口了,他看着躺在石板上的怀言者基因原体,冰冷的脸上再无更多表情:“他在一个崇拜着邪神的星球上成长,除了信仰,他什么都没学会,他从小被教导,活着的意义就是信仰,不用在意信仰什么,而是在意虔诚与否。”
  
      “他只是需要一个信仰的对象,在我抵达他的世界之前,他信仰的对象是邪神,在我抵达了他的世界之后,他信仰的对象是我,在我发觉了这个问题并最终予以制止之后,罗嘉感到了迷茫,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他灵魂深处需要信仰的核心不曾改变,在缺少了信仰的对象之后,他就像沙漠中的旅人,疯狂地寻找着任何水源,名为罗嘉的东西是用信仰填塞的,既然无法信仰我,那么就去寻找新的信仰。”
  
      “他开始查阅无数经文和卷轴,寻找所谓的真正的神祇、宇宙的真理和我——名为帝皇之生物的本质为何,就这样,他抵达了恐惧之眼,见到了混沌四神,并以一种狂喜的态度拥抱了他新的信仰,之前他失去了目标,所以混沌邪神给了他一个,罗嘉就像头看见了飞盘的小狗一样,他不在乎目标是什么,他只是需要别人给他一个,混沌给他了,他就率领着怀言者们献上了所有的忠诚。”
  
      “以前有多么虔诚,现在就有多么痛恨,我说得对么?罗嘉,我的儿子?”
  
      净化结束了,留着光头,全身都刻着古老咒文的怀言者基因原体似乎已经失去了一切,他心如死灰地说道:“你连将已经心甘情愿拥抱了混沌的我都能转化回原来的样子,父亲,伟大的神皇,你动用你那无上的威能夺走了我的一切,我好不容易找到我的归宿,你再次残忍地剥夺了我的信仰,即使如此你还是不愿意承认,自己确实是神么?”
  
      “你还要抱着那个谎言到什么时候?”听到了罗嘉的话,帝皇的脸色出现了一丝极为细微的变化,人类之主的不悦通过语气表达了出来:“我不想再和你辩论这个问题,因为那已经没有意义,一万年过去了,大错已经铸成,人类险些万劫不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