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战锤神座 > 第五百一十四章,中古建军

第五百一十四章,中古建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特蕾莎和欧若拉母女在商量着什么,莱恩是完全不知道的,伯爵本人回到酒庄内的书房里坐下来整理一些资料。
  
  宽大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各种资料,莱恩轻呼一口气,今天他喝了不少酒,宴会结束之后众人各自回房休息,但是他作为伯爵还要再整理一下文件,以及湖中仙女和他约好了在午夜时分夏隆森林的百合花岛见面。
  
  准备进攻穆席隆的各种物质都已经在紧密地筹备中,莱恩作为伯爵本人却不得不亲自审核很多资料,多喝了几杯的莱恩很有些烦躁,可是他却不得不亲力亲为,因为布列塔尼亚和帝国不同,在帝国,每个选帝侯的手上都有一套成熟的官僚体制来维护自己的统治,只要他们需要,官僚们就会迅速把事情搞定。
  
  而在布列塔尼亚,贵族们则要自己承担起这些麻烦的杂事,莱恩有时十分庆幸自己拥有苏莉亚这样一个极有内政才能又温柔体贴的妻子,她总是能把各种事情处理得很好。
  
  批阅着文件,莱恩心想官僚体制确实是非常令人厌烦,可它却极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它可以保证高效的行政能力、高效处理各种日常事务能力和高效的物资调配能力,这点是布列塔尼亚相对落后的封臣制度完全追不上的。
  
  打个比方,坐在布伦瑞克的卡尔-弗朗茨皇帝想要一箱橘子,他只需要一个命令,一个小时后马上皇帝任命的官僚们就会把一箱橘子送进皇宫,皇帝本人下令之后就不用关心这件事了。
  
  而布列塔尼亚呢?国王理查想要一箱橘子,他得派人前往仓库查看,没有?理查就必须接着下令派出近侍到市场上寻找,还没有?那他就要签署征收令前往果园征收。
  
  也许这个过程中几天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而且层层环节理查必须自己下令。
  
  这就是两种制度之间的差别。
  
  有了属于自己的官僚制度,卡尔-弗朗茨皇帝就可以腾出手来处理军政大事,或者亲自带兵出征,不用担心他不在的时候整个帝国宫廷乱了套,简单而繁琐的事自然有人完成,皇帝本人只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在重要的事情上。
  
  布列塔尼亚的领主们就不行,平日里他们被迫处理很多繁琐的日常事务,如果他们离开自己的领地,那么就必须任命摄政和代官。
  
  但是布列塔尼亚这样也不是没有好处,正是因为这种封臣制度,军费和各种补给物资是骑士老爷们自己下发的,骑士老爷们自己不会贪污自己的钱。
  
  帝国就不一样了,军队数量越多,补给线就越长,军费和物资层层下发,自然就给了官僚们上下其手的机会,当理查的近侍带着一箱橘子进王宫的时候,近侍真的就只在他的领地里征收了一箱橘子,而当卡尔-弗朗茨皇帝在皇宫里品尝着橘子的时候,他的手下的官吏们极有可能已经以皇帝的名义征收了两箱橘子,甚至是四箱水果。
  
  就在层层上交的过程中,三箱水果消失了,这些东西到哪里去了?
  
  没人知道,又人人知道。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官僚制度会越来越庞大,越来衰败和腐朽,它就像一个运行精密的齿轮,今天它在转动维持着统治,明天它也将继续严丝合缝地运作下去,整个系统会逐渐产生惯性。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莱恩埋头继续批改着文件时,书房的门被推开了。
  
  身穿白狐绒低领妩媚淡粉褶皱绸缎长裙,外面披着棕色风衣的苏莉亚端着一个银制盘子直接推门进来,金色的长卷发上水光闪动,女骑士的脸上带着无尽的温柔,她来到莱恩的面前,将盘子放在桌上:“我的丈夫,辛苦了,这是夜宵。”
  
  银盘里面放着一杯热牛奶和一个千层脆,它由三层棕色多层糕点和两层甜奶酪酱制成,虽然材料很简单,但是糕点的制作过程极其复杂,制作人必须反复折叠糕点,这样糕点就足够可口。
  
  莱恩从大量的书卷中抬起头,他一看糕点中如此精致的手艺,马上明白了什么:“你亲手做的?”
  
  “女士教我做的。”苏莉亚微笑道,随即伯爵夫人尖叫了一声,她被拦腰抱起放在了丈夫的腿上,女骑士被吓了一跳:“莱恩!你这个家伙!”
  
  “夫人~”莱恩将头埋进了苏莉亚宽广的胸怀中,享受着柔软的触感:“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那当然了,我可是你的妻子哦!”苏莉亚伸出食指轻点着莱恩的额头,女骑士美的令人窒息的容颜上带着浓浓的幸福:“好了,趁热吃吧,你晚上还要去百合花岛一趟么?”
  
  “嗯,女士的神谕,我们之前一直准备的事就要出成果了。”莱恩点头,他却不打算放苏莉亚走,将妻子的身体抱在自己的腿上:“苏莉亚,没有别的事吧?陪我说说话吧。”
  
  “当然。”苏莉亚望着窗户外的大雪,温婉可人的女骑士顺从地靠在了莱恩的怀里:“莱恩,我总觉得,今天你的表现有些奇怪,你似乎是在有意地疏远欧若拉女士。”
  
  “我怎么疏远她了?我可是率领着我的部下们在酒庄之外迎接她,还鼓掌了。”莱恩怀抱着自己的妻子,笑眯眯地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该有的礼节你都做够了,我说的是,如果真的像我了解的那样,你和欧若拉女长老已经认识了十几年,可你今天表现得像是和她只见过几次面的客人,距离感很明显啊。”苏莉亚趁机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
  
  “我故意的。”莱恩的手指滑过苏莉亚金色长卷发的发梢。
  
  “故意的?”
  
  “嗯,实际上我和欧若拉女长老还有特蕾莎的关系挺复杂,想必你也知道,欧若拉曾经在一场战争中救过我的养父诺曼。”莱恩点点头,夫妻两人一边品尝着苏莉亚送来的热牛奶和美味的千层脆,一边听着莱恩讲故事:“我也曾经在她面前低声下气地说话。”
  
  “莱恩你不像是个如此记仇的人啊。”苏莉亚有些好笑地说道:“你又不是贝勒加国王。”
  
  “我倒也不是记仇,只是现在我的地位变了,但是极有可能,欧若拉对我的观感还没有变化,也许在她的印象中,我还是那个要在她面前鞠躬,站着说话,低声下气的年轻人。”莱恩苦笑着说道:“如果我表现得很亲近,也许欧若拉女士就真的感觉她依然是那个高不可攀的圣域女巫,那就麻烦了,我只想要平等,就这么简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