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战锤神座 > 第六百六十二章,欧若拉的困境

第六百六十二章,欧若拉的困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今年的天穹堡依然是被风雪笼罩,白茫茫的雪花从高空之中落下,洒满了一整座建立在山峰之上的巨型城堡,这座由圣域光明系女巫玛格丽塔发起号召,由五座大型巫师塔联合组成的嘉兰议会总部已经在这里屹立了超过一百年。
  
  然而最近嘉兰议会的近况却逐渐恶化。
  
  首先就是作为议长的玛格丽塔和长老欧若拉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地恶化,欧若拉对于玛格丽塔已经当了一百多年的议长感到极为不满,她不止一次地提出希望能够重新选举和改组长老会,吸纳新血。
  
  事实上,欧若拉的建议并不是没有道理,嘉兰议会目前拥有大约三十几位传奇实力的女巫或者女术士,而圣域强者目前仅有三人,分别是实力为圣域巅峰的光明系和天空系女巫玛格丽塔,实力为圣域高阶的寒冰系女巫欧若拉,以及实力为圣域中阶的死亡系和金属系女巫卡莱罗娜。
  
  除此之外,基斯勒夫女沙皇卡塔琳和嘉兰议会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她并不算是议会之内的人。
  
  三者一直都维持着微妙的平衡,玛格丽塔和欧若拉常年争斗,卡莱罗娜则是一向闭门搞研究,带的学生不多,也只有最危急的时候才会让她放下自己的研究,带着学徒们走向战场。
  
  原本玛格丽塔和欧若拉之间的实力差不多势均力敌,在议会之内都有各自的支持者,数十年时间,双方都在相互拉拢年轻的女巫学徒和议会之外的势力。
  
  而今,这平衡已经开始被打破了,女长老维罗妮卡正在全力冲击圣域,她已经闭关了接近半年时间,整个议会之内的人都在等,等待着维罗妮卡的是否成功,一旦维罗妮卡成功,那么玛格丽塔议长就将完成对欧若拉的压制。
  
  对于这点,欧若拉也感到无可奈何,特蕾莎和维罗妮卡本质上来说是不同的,她们一个是术士,一个是巫师,术士的施法依赖于血脉,晋升基本上依赖于血脉提纯和凝练,而巫师则是可以学习契合自己魔法之风的所有法术,维罗妮卡只需要按照泰格里斯指定好的套路学习,萨夫睿王国荷斯白塔的藏书极大地丰富了维罗妮卡的法术储备,并让她很快就摸到了圣域阶的门槛。
  
  特蕾莎不同,她体内的寒冰系血脉凝练需要较长的时间,高等精灵对于寒冰系魔法并不感兴趣,女术士在进阶传奇巅峰之后就牢牢地卡住了,始终找不到晋升圣域阶的方向在哪里,特蕾莎只得求助于欧若拉,可欧若拉对此也无可奈何,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寒冰系魔法后续的几个大咒法教给特蕾莎,让她慢慢地琢磨体会,然后凝练血脉之力。
  
  简单点来说,术士拼爹(娘),巫师拼钱,维罗妮卡自从得到莱恩的财力和权力支持之后,晋升的速度令欧若拉感到了威胁。
  
  其次,嘉兰议会的外部环境也开始变得恶劣,与之前的皇家首席大巫师,火焰学院院长瑟努斯-格尔曼不同,新任的帝国皇家首席大巫师拜尔沙泽-盖尔特不像格尔曼那样一心探索奥比恩岛,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帝国内部的滥用魔法上。
  
  嘉兰女巫们很快就上了盖尔特的黑名单,这群女巫们追求豪华和优雅的生活享受,却对抵抗混沌和绿皮不是很感兴趣,盖尔特对嘉兰议会并不感冒,大炼金师很是坚决,他认为这些女巫们自成一系简直就是对帝国现有秩序的挑战,他不能容忍,他觉得这些女巫们只有两种选择,或者加入帝国皇家巫师学院接受统一的管理,或者就被绑在火刑柱上烧死。
  
  (唯二例外的就是维罗妮卡和特蕾莎,这两个女巫在莱恩那边拥有女廷臣身份,盖尔特对此表示认可)
  
  卡尔-弗朗茨皇帝不赞成盖尔特使用如此激进的手段却在别的事上很信任并倚重盖尔特,帝国宫廷的内部对嘉兰议会的态度也颇为暧昧不明,暗中的制裁已经开始了。
  
  嘉兰议会并不会因此向帝国皇家巫师学院低头,她们在帝国北方和基斯勒夫依然保持着强大的影响力,但是没有了来自帝国宫廷方面的默许和支持,再遭到盖尔特的有意打压,嘉兰议会必须改变自己目前的内政和外交方略也是不争的事实。
  
  今天的特蕾莎身穿着一套白色的涟漪卷叶上衣和黑色的直筒弹力长裤,外面披着紫色的法袍,搭配了一双黑色的细跟高跟长靴,闪着微光的及腰深黑色长发没有盘起来,而是任由其放下,女术士今年年已四十,距离她当初和莱恩结伴冒险已经过去了十三年。
  
  她的手上拿着一封来自布列塔尼亚的信件,上面刻着圣杯图案,写着莱恩的名字。
  
  女术士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有见到莱恩了,手里拿着莱恩的信件,特蕾莎很有些兴奋,强自保持着镇定,来到了欧若拉的巫师塔。
  
  此时时间来到了下午四点,城堡之外风雪依旧,欧若拉的巫师塔原本应该很热闹,但是当特蕾莎说出密语,进入欧若拉的巫师塔时却发现没有几个女巫学徒在活动,一层目前只剩下几个寒冰魔像正处于待机之中,幽深的巫师塔之内阴冷潮湿,迎面吹来的寒风让特蕾莎皱起了眉头,她朝着自己的学徒,名叫艾玛的女巫学徒问道:“母亲呢?别的人呢?”
  
  “夫人刚才回来发了火,议员。”艾玛身穿着一件冰蓝色的法袍,搭配黑色连裤袜和棕色小皮鞋,她一头棕色的长发乱糟糟的,听见特蕾莎的询问,学徒害怕地低下了头:“她让我们所有人都下楼,别出现在她的面前,否则她无法保证自己是否会控制不住自己。”
  
  “母亲……”特蕾莎自然也知道嘉兰议会陷入内外交困的情况,她只得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学徒,让她先去休息,然后自己拿着莱恩的信件,一步一步地走上了台阶,来到顶楼,敲响了房门。
  
  “咚~咚~我能进来么?”
  
  “特蕾莎?进来吧?”成熟的女声之中带着止不住的疲惫,听到是自己女儿的声音,欧若拉让特蕾莎进来:“有什么事么?我的女儿,我有点累了。”
  
  “母亲,莱恩给我们来信了!”特蕾莎轻轻地推开了大门。
  
  房间之内是奢华到极点的布置,上等樱桃木制作的家具陈列于房间之内,地毯是使用从基斯勒夫进口的上等白熊皮所制,鹅黄色的魔法灯点亮着屋内肃穆的环境,欧若拉躲在房间内使用一整条白狼狼皮所制的沙发椅上,优雅华美的圣域女巫今天穿着白色蕾丝花边连衣长裙,一双修长笔直的肉丝美足踩着银白色的高跟鞋,如夜幕般漆黑的柔顺发丝使用银色的发簪固定住,戴着金丝眼镜,玉雕精琢的成熟美艳的五官展现出了神圣高贵美艳的典雅气质。
  
  “莱恩来信了?”欧若拉脸色并不好看,见到特蕾莎进来,圣域女巫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她伸手示意特蕾莎坐下:“他都说了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