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战锤神座 > 第六百八十七章,阿拉洛斯之女

第六百八十七章,阿拉洛斯之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克罗克被帝皇复活之后,蜥蜴人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复兴的机遇。
  
  在那场大灾变之后,混沌入侵,露丝契亚饱受战火,蜥蜴人曾经的十几座神殿城市如今只剩下四座,分别是最初之城伊塔扎,太阳之城赫斯欧塔、月亮之城塔拉克斯兰和迷雾之城斯兰雾佩克,剩下的神殿城市不是沦为了废墟,就是被斯卡文鼠人或者别的生物占据。
  
  蜥蜴人们依然在努力地保护着属于自己的领地,许多神殿城市虽然已经废弃,但是依然有蜥蜴人军队暗中守护,因为灵脉网道的每个重要节点就建立在神殿城市之内,而灵脉网道正是伟大守护的力量之源,但在混沌大入侵中,蜥蜴人永远地失去了大部分的重要城市,一些废墟被蜥蜴人们永久地遗忘了,这些城市过往的力量和辉煌也被蜥蜴人们所彻底遗忘。
  
  没有古圣或者第一世代魔蟾们的指导,蜥蜴人们根本不懂得要如何重建这些神殿城市,它们只能费力地将巨大的石块重新搭为金字塔,但它们根本无法重建灵脉网道和孵化池,一些神殿城市诸如回声之城慧扎塔克、黄金之城查库阿、疫病氏族的诞生地奎扎亦或者是灰烬之城帕花克斯,蜥蜴人的军队都占据了那里,但对重建无能为力,神殿废墟遭到反复地争夺,它们有时被放弃,有时被收复,不变的只有时光和岁月,还有那高大伟岸的封闭金字塔。
  
  但一切都在帝皇降临于此后得到了改变,帝皇使用自己足以点亮整个星系的无上伟力复活了初代魔蟾克罗克大师,这位如今唯一硕果仅存的初代魔蟾知道要如何重建灵脉网道,维持伟大守护,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帝皇还净化了伊塔扎和赫斯欧塔两座城市所有被污染或者被废弃的孵化池,那些在混沌恶魔和斯卡文鼠人的进攻之下已经废弃了数千年的孵化池终于能够重新启用了。
  
  然后,人类之主复制并带走了蜥蜴人遗留下来的绝大多数古圣科技和它们记载的漫长历史,留下福根与蜥蜴人合作,准备迎接终焉之刻。
  
  克罗克的力量强大到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它弹指之间天崩地裂,群星陨落,蜥蜴人终于迎来了复兴的一刻,恢复了出兵建筑的蜥蜴人们四处出击,试图重新收复那些被废弃的城市,目前,位于伊塔扎北方和东方的黄金之城查库阿、库伽的城市阿斯霍托以及群星之城阿斯罗托再次被蜥蜴人收复,这一次,克罗克的智慧和力量让这些城市重新回归到了古圣的怀抱,灵脉尖塔和灵脉核心被重建,灵脉网道的力量开始趋于稳定了。
  
  这意味着有更多通过沉睡和冥想来维持伟大守护的史兰魔蟾祭司们能够从沉睡中苏醒,腾出手来做些别的事情。
  
  行走在热带雨林之中,来自阿拉比的金法师卡里姆看着茂密的雨林,能够扎穿铁甲的蚊子,比人还大的食人花,林地之间不断行动的远古巨兽,不由得啧啧称奇:“我真是想知道,军团长,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能够和这种古老的生物交流?”
  
  “当你和它一样强大,又不会挡它的路时,或许就有机会了。”福根望着伟大林海之内阴暗的树冠,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在千木万树的遮拦下看到几十米以外的任何地方,更不用说能看到更远的景物了。
  
  更令福根感到有趣的是,一种名为变色龙的蜥蜴人士兵就趴在五米远的地方,好奇地看着这群人类军队,而除了他自己以外,五百多的人类军队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那颗热带硬木上面居然趴着一头变色龙。
  
  都快趴到脸上了,一位灰烬军团的大剑士依然毫无反应。
  
  在这种环境之下,人类简直就跟睁眼瞎没有什么区别,只要一场伏击,再多人都完了,福根心里如是想到,更不用说他还见过克罗克大师的出手,那种当量的超新星冲击波……也许只有福根本人能够幸存。
  
  “不可思议。”尤利乌斯感觉自己大开眼界,远征骑士这一路以来的见闻让他明白了自己到底有多么渺小:“令人惊讶,我以前只听说过蜥蜴人。”
  
  “怎么,尤利乌斯,你当马夫还当出心得了?”福根听了这话之后玩味地笑道。
  
  尤利乌斯听了脸色发黑。
  
  吸血鬼海岸之战后,尤利乌斯作战奋勇,远征骑士原本自信满满地觉得这样一定能让福根刮目相看了吧。
  
  但事实上并没有,等到福根回军掠夺者港,他被重新安排进了马厩,继续当马夫。
  
  灰烬军团的军团长甚至对此振振有词:“那两匹精灵马都认得你了,亲爱的尤利,现在它们好不容易生下了小马驹,你怎么忍心看着小马驹没人照顾?我觉得,整个营地之内,只有你最适合这个职业,你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我觉得,这就是你的女士让你来帮助我的真意,尤利,神圣的使命!这可是湖中女士的意志!”
  
  尤利乌斯被福根说得一愣一愣地,远征骑士仔细想想还觉得挺有道理的,因为他把那两匹纯血精灵战马伺候舒服了,所以两匹纯血精灵战马也都认识他,喜欢他来伺候自己,而灰烬军团里面对精灵战马的育种、小马驹怎么训练也是懵懵懂懂的,想来想去确实是自己最合适。
  
  尽管感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尤利乌斯依然虔诚和认真地答应,又当了两周时间的马夫,直到福根决定南下交换石板为止。
  
  刚刚加入的赫特维希-范-海尔目前还不受信任,同时这位医生兼猎魔人一向不喜欢多说话,他只是左手拿着细剑,右手拿着短火铳,小心翼翼地看着附近的情况。
  
  神殿守卫们几乎全程一语不发,灵蜥祭司偶然会和福根说几句话,它先是说克罗克大师有重要的事情要交待,然后又看似不经意地说道最近伟大林海之中似乎溜进来了一个不受欢迎的热血种,他依靠着强大的弓箭技艺直接射瞎了一头甲龙的眼睛,这个热血种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福根对此很感兴趣,但灵蜥祭司知道的不多,只能根据对方的箭矢来看,对付是信奉猎神库诺斯的弓箭手,而且有非常高超的箭术。
  
  “看起来,那个银色头发的人类,似乎是这群人的领主,而且受到蜥蜴人的重视。”就在距离这里大约四百多米,一棵苍天大树的树冠之上,木精灵的迷踪客正在偷偷地观察着一切。
  
  数年来,她已经花费了几乎所有精力,想要进入伊塔扎,只为完成自己的救赎,想要父神库诺斯宽恕她,想要让母神伊莎得到安慰,她必须遵照神谕,进入祖母绿水池,得到蜥蜴人的秘密。
  
  可由克罗克升起的伊塔扎城市屏障实在太强大,强大到一向对自己的实力有绝对自信的她本人都不敢随便靠近,即使是最自大和孤傲的精灵都知道,古圣是创世者,它们拥有创世之力,就算是它们的仆人,寻常情况下也不要去招惹。
  
  但她又必须设法进入伊塔扎的祖母绿水池,因为根据伊莎在梦中的神谕,那是唯一能够让猎神库诺斯宽恕自己的办法,想起自己所犯下的错,迷踪客只能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她别无选择。
  
  就在短暂的观察中,迷踪客得出了一个结论,那个银色头发的人类肯定是这群人的领主,而且还极有可能是蜥蜴人的座上贵宾。
  
  那么,只要自己将这个人类抓起来,然后用他的性命威逼这些人类和蜥蜴人,应该就可以进入伊塔扎。
  
  或者也可以将他抓住,严加拷问,让他说出怎么进入伊塔扎的办法。
  
  就这么办吧!迷踪客知道这是为数不多的机会了,自从她来到伊塔扎附近之后,她就发现从伊塔扎出发的蜥蜴人军团数量越来越多,森林里面如今已经到处都是巡逻的蜥蜴人军团,想要躲藏越来越难,时间已经不允许她继续拖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