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 尾声及更新约定

尾声及更新约定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七一八k文学提供最新章节八月十二日,重庆。。
  
      有全国三大火炉之称的重庆城在这个时间进入了三伏天,强烈的阳光下,白天的室外温皮达到了六十度以上.一只鸡蛋放在地面上三个、时就会晒熟,几乎所有的人都躲在空调房里躲避酷暑,街上很难见到人影。
  
      不过到了晚上,那就热闹了,在空调房里闷了一天的人们出来透气.大街巷到处都是人头攒动的场景,各处的夜市通常都要经营到凌晨三四点才会收市,反而比白天还要喧嚣。
  
      南滨路的喜来登大酒店是重庆最豪华的酒店,平常来的权贵中人很多.可是这天傍晚却很是不同,门口老早就铺起了红地毯,大门处悬挂起了巨大醒目的迎宾条幅,写的是“热烈欢迎宝盛国际集团方董事长莅临.”而在门口,站着一大群看起来非富即贵很有身份的男子与打扮得花枝招展珠光宝气的女人.这些男女一个个的都是汗流浃背,尽管大厅里就有空调,可是谁也不愿意进去,不时东张西望着,脸上露出急切之色。
  
      两个门童站在大门外,一个门童认出了这些常进出酒店的显贵,忍不住低声对另一人道:“张主任.刘书记,还有尹大老板马大老板,这些大人物都来了,而且还站在门外候着,这个姓方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另外一个门童年龄要大些,听着这话立刻在说话的那门童头上狠狠一拍,道:“**你子只知道看修真说幻想练丹成仙,对外面的事一点儿都不知道不想要命了敢对这位大爷称家伙,告诉你,这个宝盛国际集团的董事长叫方宝,听说过去在我们重庆呆过,还跟七哥他们混过一段时间,后来重庆打黑到了国外,一下子就威风了,成立了一个龙盟在日本欧美都有分舵现在还到了非洲,听说那些世界最有名的老牌帮会都不敢招惹.可算替我们中国人争了一口气,他这个宝盛集团又槁金融又搞矿产还搞房产娱乐总之什么赚钱就搞什么.牛b得你子想都想不到.我们这里的这些大人物在他眼里.只是菜一碟平时脚上塞砖头都巴结不到,不过这次他名下的宝盛慈善基金会在重庆要捐助一万名贫困儿童提供他们一直到大学的费用这位方董事长顺便过来看原来的朋友,并在这儿宴请他们,这些人就来等着,当官的想让他多多投资,而做生意的想得到他的照顾,至于那些混黑的
  
      能挤到边上叫他一声老大都有脸面了。”
  
      听着这话.州才说话的那个门童一吐舌头.道:“先人板板的,这位方大爷真是威风.我要是能够给他当弟就爽了。..
  
      年龄大的门童立刻道:“做你的长生不老梦去吧,有这好事也论不上你子啊,可惜我不能进宴会厅伺候,妈的,没机会了。”
  
      两人正聊着,便见到一队车辆缓缓开进了停车场,其中有宾利有劳斯莱斯也有大奔宝马.总之全是豪车口
  
      看到这车队.门口的那群人纷纷叫着“来了,来了”涌了过去。。
  
      所有的车停下,车门打开,下来了一群衣着光鲜的男女,有的还带着孩子,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过去,打量着朝其中一个瘦削清秀的壮年男子堆着笑双手递去一张纯金名片道:“您就是方董事长吧,我是远东集团的董事长刘远,听说您要来重庆,专程从长春飞到这里来的,方董事长在海外照顾中国人的美名四处传颂,我们公司在英国遇到一些黑道上的麻烦,想请你施以援手,今后有什么需要我刘远的,说一声就成。
  
      那瘦削清秀的壮年男子笑了起来,道:“刘董事长,真是不好意思,宝哥有事不能来这里了,我叫谢子华.只是宝哥过去在重庆的兄弟.宴席是我订的,本来想招待宝哥,想不到会来这么多的人,结果宝哥都不来了。..
  
      说到这里,他朝着后面一个长得瘦矮.可是却搂着一个比他整整高一个头的妖艳女人的壮年男子道:“自摸,是不是你说出去的,这种场面,你自已搞定。..
  
      那矮瘦男子立刻大叫起来道:“我靠.假妹仔,别仗着宝哥把重庆的事都交给你了,你就欺负我,你怎么不问问猎刀和孔老大孔老二,他们都知道你在这里请客,为什么偏偏说我走漏了风声。”
  
      那清秀的壮年男子闻言笑了笑,跟着道:“走吧,来者是客.大家都到宴客厅去,这顿饭我请,有什么事也可以告诉我,有必要的.我会转告给宝哥。..
  
      说话之间,他和就同来的人走进了大门,而那群人便跟在后面,见不到那传说中的黑道之王,和他的兄弟谈谈并转告也是好的。
  
      重庆大坪九坑子一条背街,这条街白天并不热闹,可是一到晚上,街道两边就摆起了火锅摊或者炒龙虾田螺的吃摊,由于收费便宜而且味道鲜美,
  
      引了不少喜欢吃麻辣烫喝夜啤酒的顾客。
  
      夜已经尽了,到处都是亮着灯光的摊位,在街尾有一家叫做“罗拜拜火锅”的火锅摊,“拜拜”在重庆话里是“被子”的意思,摊主是一个微踱的中年男子,带着老婆一起经营,这火锅摊只有三张桌子,由于才开张不久,并没有生意.正愁眉苦脸的等着,九点钟刚过,来了一位顾客.三十岁左右,皮肤黝黑,容貌还算俊朗,颇有男子气,头有些凌乱.穿着一件白色的背心套着一条黑色的短裤,踏着一双蓝色的拖鞋,找临街的桌子坐下后点了满满一桌菜。
  
      开始的时候,那罗拜拜还以为有他有朋友来.但吃了半天,并没有见到有人加入,忍不住过去递了一支红梅烟给他点上,拍了拍他的肩道:“兄弟伙.整了这么多菜.一个人吃得完不?”
  
      那男子抽了一口烟,笑着道:“好久没有这么一个人吃火锅了,真是很爽,放心,吃不完我也不会退,全部算帐.剩下的你自己去再卖。。”
  
      罗拜拜打量着这人,见到他从背心里露出的手臂很是结实,而胸前似乎还有纹身,估计是社会上混的,这种人他见得多了,好逸恶劳,靠着坐茶馆诈赌或者帮人吆喝压场子生活,有钱的时候大手大脚,没钱的时候就饿肚子,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兄弟伙,你的钱来得也不容易.还是节约点好,看你也满三十了吧,在外面混,一个人日子不好过啊,还是找个理家的婆娘好好的过日子,不瞒你说,我年青的时候也很有火气,这条腿就是帮人打架被扎残的,现在重庆打黑,拐个弯就看到一个交巡警平台吃这碗饭难啊,你看看哪些菜不想吃,先不要丢到锅里去,我不算你的钱。”
  
      然而,他不说这话还好,听到这话,那男子将所有的菜都倒进了锅里,然后笑着道:“你要是不给我算钱,我的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花了.大哥,别担心,吃火锅的钱我还是有的。”
  
      见到这男子如此不听劝,罗拜拜只好不管了,走到了一边,与妻子坐在一起聊天,有这么一桌,今天至少不算白摆摊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那男子吃得差不多,但并没有急着走,而是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趣的看着街上人来人往,忽然他短裤里的手机响了,便拿起来接听,嘴里在说着自已所在的位置,应该是有人要过来。
  
      没多久,前面街上缓缓驶来了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在路边停下后出来三个女人,一个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身材微有些丰腴,容貌端庄,清美如莲,一个穿着蓝色短袖花边了恤套着淡绿色休闲裤.身材高挑,披散着秀,五官精致,外表柔美,可是眼神之间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让人凛然不敢冒犯,而第三个女人则烫着波浪头,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容貌艳丽,颇有些电视里姐已的味道,胸前高耸,摇坠有致,说不出的妩媚性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