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赤心巡天 > 第两百八十二章 徒有桃枝不见春

第两百八十二章 徒有桃枝不见春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场黄河之会,牵动着天下无数人的心思。
  
  不论秦楚,何止荆牧?
  
  新安城里的一座小院中,黎剑秋推开院门,独自走了进去。
  
  腰间悬着那柄在庄国声名鹊起的桃枝,身形萧索。
  
  失败了。
  
  在出战黄河之会的名额争夺上,他败给了出身于望江城道院的林正仁。
  
  庄国去年才通过国战跃升一个层次,战争的收获需要时间来消化,底蕴毕竟不足够。拿不出可以与列国天骄相争的、年轻强大的外楼境修士,更没有参与三十岁以下无限制决胜场的能力,唯有在内府境,还有机会展示一二。
  
  祝唯我还在的时候,自然除他之外别无选择。祝唯我背国而去之后,这个名额才有了竞争的余地。
  
  他黎剑秋已经倾尽全力,但还是迎来了失败。
  
  这本没有什么好沮丧的。
  
  林正仁一直以来就更强、更有名,也更得国君器重,享有更多资源。
  
  与上上下下关系都处理得很好,可以说朝野瞩目其人。
  
  在战斗之中,林正仁层出不穷的手段、好像永远也掀不干净的底牌,的确让他输得心服口服。
  
  他以桃枝一剑,惊艳新安城。但林正仁一记一记后手甩出来,绵密不绝,竟生生将他的道剑消磨。
  
  技不如人,输是应当。
  
  胜负常事,不该挂怀。
  
  早在枫林城道院的时候,对方就是望江城道院魁首,是一度跟祝师兄相提并论的人物。
  
  如今输了,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他还是不甘心。
  
  可要问他为何不甘……他说不上来。
  
  行过小院石径,踏上台阶,走入静室,关上了门。
  
  他盘膝,坐在蒲团上。
  
  这时候才将握紧的拳头移到身前,摊开手,一枚青色的玉珏,正在手心。
  
  这是董师的玉珏。
  
  也是留在董师尸体上的玉珏。
  
  由国相杜如晦亲手交予他。
  
  董师遇害的那一晚,特意将他支开。等他回到新安城时,再见的,便是那被肢解的尸体。
  
  那天晚上在新安城街头的那场对话,如今后知后觉,才意识到是董师的遗言。
  
  “只有你懂得牺牲。牺牲是一种神圣的品质,它是成就伟大的基础。”
  
  “如果有一天,整个庄国都陷入黑暗。你是我为这片土地保留的火种。”
  
  一直到今天,他都不是很懂这些话。
  
  现在他独坐于此。
  
  他想他是恨过董阿的,为枫林城里那些无辜的亡魂,也为董阿甚至把他带在身边、并不隐瞒——凭什么不瞒着他,要让他如此痛苦、如此煎熬?
  
  但除了恨呢?
  
  现在他独坐于此,的确又想起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
  
  很久以前,还在城道院里的时候,他就想过,董师笑起来,会是什么样子。但没想到,要一直等到他死,才能见到。
  
  他死前在笑什么?
  
  黎剑秋默默地摩挲着手里的青色玉珏。
  
  这枚玉珏最早的主人,据说是董师年轻时的好友张新凉。
  
  张新凉送给董师,董师送给……
  
  送给了谁?
  
  这种小物件,而且样式也很寻常,他实在没有怎么注意过。
  
  整个枫林城道院那么多人,他也不可能记得每个人穿什么、戴什么。
  
  他知道这枚青色玉珏里有什么,里面记载着一门秘术,名为控元决。
  
  是提高精细控制道元能力的秘法。
  
  他在跟着董师做事的日子里,早已经学过,记得烂熟。
  
  在城道院的时候,他却并未学过。
  
  会是谁呢?
  
  那个先于他学到控元决的人,想来是董师最先认可的人吧?
  
  其人出事之后,董师才选择的自己……
  
  那个人,一定很耀眼。
  
  是潜在道院、展现绝佳雷法天赋的白骨使者张临川?是天生风雀异脉,性情温和仁厚的王长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