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修仙界团宠 > 第一百章 我还会回来的

第一百章 我还会回来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声委实太大,喊的花不语哎呦一声,用两只手捂住耳朵。“去就去,喊那么大声干嘛!”
  ……
  “所以,这就是你把人家小孩捡到灵域的原因?”花瑾瑜头疼地看着自己的老父亲,又看了看那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有让他发现在偷偷摸摸看他的小孩,太阳穴突突一跳。
  这老父亲平时一副老小孩的模样就算了,现在还给他开始捡小孩了。
  花不语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嘿嘿一笑:“嘿嘿,帮你找了个天才学生,不用谢。”
  深呼吸几次,花瑾瑜才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是怎么才回觉得自己会感谢他啊。放轻松,不能在小孩面前做有损自己院长大人形象的事。
  蹲下身体,花瑾瑜放缓声音,柔声问贺青临:“你能和我介绍一下你的情况吗?”
  小贺青临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知道自己能不能进灵域就靠这个人了,便小心翼翼的把已经的情况说了出来。
  在听到有非常多的修士一齐攻入贺家,将贺家人都害死后,花瑾瑜的眉头就没放下来过,一双清澈地眼睛里满满都是不认同,和对那些人残忍行为的唾弃。
  温柔的摸了摸贺青临的脑袋,花瑾瑜温柔地说:“没事,都已经过去了,以后灵域就是你的家了。”
  感受到头顶温柔地抚摸,听到花瑾瑜的安抚,贺青临一直强忍的悲痛终于宣泄出来,放声大哭,眼泪跟洪水一样涌了出来。
  花瑾瑜抱住贺青临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温柔的说:“乖孩子,这不是你的错……”
  从贺家遇袭后,贺青临其实陷入到深深的自我厌弃中,痛恨自己为什么会是魔子。因为自己的原因害死了这么多的人,甚至生出了一种自杀为贺家人赎罪的念头,但是自己这条命是他们牺牲自己换来的,自己这么轻易的自杀了,岂不是对不起他们的牺牲。
  贺青临就这样陷入到矛盾中。
  听到耳边花瑾瑜温柔地安抚,并一次次地说不是自己的错,贺青临总算卸下心里的一丝厌弃,放肆地哭了起来。
  嚎啕大哭声回旋在院长办公室。
  花不语被贺青临哭的脑壳疼,直接用灵力封住了自己的听觉。
  等贺青临哭的差不多,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小贺青临抽噎着,时不时还打个哭嗝,那幅模样非常的惹人怜爱。
  突然一根晶莹的粘稠的液体从小贺青临的鼻子里流了出来。
  花瑾瑜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涕泗横流的贺青临,无奈地掏出一方素净的手绢,想要帮他擦干净。
  就在手绢要碰到贺青临鼻子的一瞬间,只见吸溜一下,鼻涕回去了。
  花瑾瑜沉默了一瞬间,若无其事地将手绢移到贺青临的脸上,帮他把眼泪擦干净。
  另一边当了很久背景板的花不语将眼前的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瞬间被贺青临和花瑾瑜逗得哈哈大笑。
  无奈的将贺青临的小脸擦拭干净,花瑾瑜默默地朝着花不语那边丢眼刀。
  花不语笑了好一会才止住,擦干净眼角旁边的泪水,笑着说:“你不会用清净诀吗?还用手帕!哈哈哈哈,我忍不住了,笑死我了。”
  花瑾瑜拿着手绢的手一僵,对哦,自己是修士,能用清净诀啊,怎么给贺青临用起了手绢?脑子好像有点笨了,花瑾瑜默默地将视线移到大笑不止的花不语身上,一定是最近和老父亲接触太多,被他传染了。
  花瑾瑜肯定地点点头,绝对是这样。
  贺青临抽抽噎噎的看着花瑾瑜,脸上飘起一层红晕,自己从懂事以来就没这么哭过,有点丢人呢。
  花瑾瑜牵着贺青临坐到花不语那边,沉吟一会,对花不语说:“父亲,现在青临没有了黑玉,这……”
  花不语也有些头疼,早知道就不这么轻易放闻人钰离开了,现在贺青临没了黑玉,体内的心魔没有了压制,很容易诱惑住贺青临,让自己越来越壮大。
  将贺青临的手握住,花不语面色难得有一丝凝重,对贺青临说:“等会我会探出一丝灵力进你的识海,记住,一定不要反抗。”
  修士在迈入到修行之中后,就会有一个识海,但是没到筑基或者武者,是不能够使用的。
  而进入别人的识海,其实是一件非常冒险地事。因为如果不是非常的信任对方,能够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的程度,很容易激起对方的反抗,让两者都陷入到危险之中。轻则两人识海重创,重则变成傻子或者死掉。
  但是花不语和贺青临两人的差距太大了,所以如果出现危险,花不语一定没事,贺青临可就没那么轻松了,非常大的可能暴毙。
  见贺青临郑重地点了点头,花不语体内的调皮因子又蠢蠢欲动了,瞪大眼睛恐吓道:“如果反抗会变成傻子哦!”
  说完后还模仿着傻子的模样笑了笑,那惟妙惟俏的模样咋得贺青临身体一抖,打了一个嗝,嘴里吐出一个水泡泡。
  花不语伸出手恶趣味地将水泡泡给戳破,“不骗你,是真的。”
  贺青临一双水灵灵地大眼睛瞪得大大的,积蓄着晶莹的泪水,嘴巴瘪了瘪,好像又要哭出来。
  花瑾瑜无奈地喊了声:“父亲。”
  花不语瞬间收起表情,无趣地撇撇嘴。
  熟练地揉了揉太阳穴,花瑾瑜轻声安慰:“青临,不要怕,只要不抵抗就不会有事的。很快就好了的。”
  贺青临看了看花瑾瑜,将眼泪给憋了回去。又看了看花不语,收获到一个鬼脸后立即把头扭了回来,脆生生地说:“青临不怕的。”
  花瑾瑜欣慰地摸了摸贺青临的小脑袋,又警告性地看了眼花不语。老实点,别吓着人家小朋友了。
  花不语被警告后无所谓地耸了耸肩,一副嘻嘻嘻,你拿我没办法的表情。
  花瑾瑜彻底对他的老父亲无奈了,心里想着,这性子,母亲到底是怎么看上他的,是母爱吗?
  总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花瑾瑜认真地看着贺青临,随时准备着,一有情况马上抱住他。
  花不语小心翼翼地从自己庞大的识海中分出一丝头发丝细的灵识,慢慢地将灵识顺着贺青临的手进入到他的身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