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我要做超级警察 > 第八百三十二章:报复

第八百三十二章:报复

不想错过《我要做超级警察》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邹泽询短短的一段话,不由让审讯室里的气氛再次变得严肃紧张了起来。
  
  钟天正皱眉,眉头拧成了“川”字,质问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
  
  “珊珊,对不起。”
  
  邹泽询对钟天正的质问置若罔闻,嘴里依旧喃喃自语:“对不起,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报仇?!
  
  钟天正啊香有些不明白的。
  
  他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能提报仇二字?
  
  他就这么笃定,自己不被判死?
  
  “疯子!”
  
  啊香小声的嘟囔了一声,把自己做好的记录扭转向钟天正,钟天正快速的扫了几眼,浏览过后点了点头。
  
  接下来。
  
  就是把这些记录整理好,给邹泽询确认,然后递交给上级,连同审讯视频等等一起递交。
  
  “疯子?!”
  
  邹泽询耳朵听力很好,听到了啊香的嘟囔:“你这个人,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
  
  “非常抱歉。”
  
  啊香扭头看向他:“这是询问过程,你看一下,如果没有异议,签下字吧。”
  
  “好。”
  
  邹泽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在纸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等等。”
  
  钟天正叫住了被警员准备带出去的邹泽询,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说的复仇,什么意思?”
  
  “你不是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么?”
  
  邹泽询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神坚定:“我跟珊珊因为什么事情而发生感情破裂的,那么这件事的参与者,一个都别想跑。”
  
  钟天正抿了抿嘴:“你这么有自信,你不会判死?!”
  
  “不管我怎么判,他们都跑不掉!”
  
  邹泽询似笑非笑的看着钟天正:“一个都跑不掉!耶稣也留不住他们,我邹泽询说的!”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倒是很想问问你:为什么你们在发生这件事以后,你既然这么介怀这件事,为什么一直没有去找那个李长远呢?”
  
  啊香说着,就翻开了关于李长远一案的处理案卷来,指着上面的结果:“这上面写到,李长远他们被抓了现行以后,黄珊珊这边,经过调查得知,她只是一个被参与者,整个过程是她在醉酒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李长远注射了,然后带了进去。”
  
  “所以,黄珊珊后续只是被强制戒*,而李长远跟他的几个朋友,则是面临着好几条指控,其中就包括了一条强*罪名。”
  
  啊香视线跟着往下看,说话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但是,这上面显示,李长远这件事发生以后,他的家属曾经积极的跟你们沟通过,然后还给出了一笔赔偿,积极主动且最大化的争取了黄珊珊的谅解,所以在这条罪名上,他被轻判了。”
  
  “这个谅解书,你有争议嘛?”
  
  啊香的食指指尖在桌面上轻轻的点了点,等待着邹泽询的回答。
  
  “按照你这么说,你是觉得我不厚道呗?收了人家的钱,然后现在还要倒打一耙呗?”
  
  邹泽询不屑的笑了笑,对于这些详细情况,他也并没有反对:“对,我承认,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他的家属确实联系过我们,而且也确实对珊珊给予了经济赔偿,这笔赔偿高达二十万。”
  
  “嗯。”
  
  啊香点了点头,等待下文:“我并没有说你不厚道,你们之间的行为我也不做任何的评价,我只是在提一下这个过往的事情,具体的案件调解,那是你们的事情。”
  
  对于李长远跟他们之间的调解一事,啊香并不发表自己任何的观点的。
  
  “呵呵,我笑了。”
  
  邹泽询不屑的撇了撇嘴:“对,这上面是这么说的,但是,你清楚背后的原因么?你觉得,我跟黄珊珊这种角色,在李长远那种家境的人的面前,能反抗么?”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不接受,难道他们还能耐你何?”
  
  啊香理所当然的反问到:“在这件事上,你们有你们自己的权利,谅解与否,也都在你们自己。”
  
  “如果他们要是胆敢威胁你,你同样可以报警的呀。”
  
  啊香眼中光芒泛动。
  
  “呵呵,是的呀,你这些话说的确实没有错。”
  
  邹泽询的双手被警员按着,扭过头来看向啊香:“你知道为什么咱们两个的命运有如此大的差别么?为什么你能坐在这里面而我却比你差这么多?”
  
  啊香看着他。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可能从一出生就定下来的差距。”
  
  邹泽询无奈的摇了摇头,撇嘴笑了笑:“我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你知道吧?可能站在你的角度,你会认为,当你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那么我肯定不怕你的,我一定要跟你干到底!”
  
  “但是我们不行啊,我们是什么呢?你知道吧?”
  
  “我们跟李长远家属站在对立面的时候,说话的语气,角度,站位完全不一样,有些差距,没有办法调和的,说句不好听的,人家拿捏你跟拿捏什么似的。”
  
  说到这里。
  
  邹泽询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的兴趣了,他咬了咬牙,语气无比坚定:“我一定会给珊珊报仇的!”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钟天正眉头皱了皱,看着被警员带出去的邹泽询,心中不免疑云重重。
  
  他的话,这么的自信?
  
  “啊香同志,你怎么看?”
  
  钟天正回到了座位上,看着面前的黄珊珊的手机,皱着的眉头就没有舒展开过:“听邹泽询的意思,他要复仇,报复那几个人,但是跟他没有关系,报复的事情,不是由他来做。”
  
  不管我怎么判,他们都跑不掉。
  
  邹泽询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报复。
  
  不是他来做。
  
  另有其人。
  
  “我觉得,他不像是开玩笑。”
  
  啊香扭头看向钟天正,一脸认真的摇了摇头:“莫非,他还有什么后手?或者同党?”
  
  “嗯..”
  
  钟天正深呼吸一口,手掌把玩着证物袋里的手机。
  
  邹泽询的后手、或者同党,到底是什么呢?
  
  “我觉得,不管邹泽询说的是真是假,咱们都可以调查一下。”
  
  啊香简单的思考了一下,继续说到:“如果是假的那自然最好不过了,如果是真的,那么就能防范于未然。”
  
  “我觉得可行。”
  
  钟天正点了点头,并没有反对:“这样吧,你一会递交材料上去的时候,跟李队长提一下这个事情,他要是同意的话,咱们再跟一下,以免出现万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