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一吻情注定 > 第90章:老公好乖哦

第90章:老公好乖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上回赢得游戏后,她就想问了,奈何被顾奕南找理由给搪塞过去了。
  
  如今她再提出来,满怀期待地看着顾奕南,她还是期盼着能从嘴里得到一个稍微满意的答案。
  
  她有自知之明,没有用是否爱她,又或者喜欢她的词汇。
  
  她用的是“感情”二字,这涵盖着很多方面。
  
  可以是爱情、亲情,也可以是友情,算是给顾奕南留足了回答的空间。
  
  但顾奕南又一次出其不意,“你等会儿,我先算算你刚才一共问了几道问题。”
  
  跟那天在车里一模一样的做法,晏柠脸色微变,已经猜到了顾奕南又要走搪塞路线。
  
  果不其然,接着便看到顾奕南掰着手指头算着,依次伸出一根、两根、三根手指,他将双眸眯一眯,俊脸流转着一股老谋深算,而后提醒,“你已经问了三条问题了。”
  
  “哪有?”上一次就被他吭了他一次,晏柠哪里会允许自己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晏柠挺直身板,大意见道,“我就问了两条,你今回少来诓我。”
  
  顾奕南泛着那种老狐狸式微笑,给她一一罗列:“你第一条问的是新闻的事。第二条是问柳絮。第三条问了哪有地位这么低的祖宗。”
  
  “第三条不算,我是在回应你的话。”晏柠较真道,“那根本就不算一道问题。”
  
  顾奕南把手掌伸过来拍拍她的手背,“回应也是问题啊!”
  
  晏柠发誓以后再也不跟顾奕南玩这种文字游戏,里头满满的都是坑。顾奕南这人根本就不想回答,才故意跟她这样扯的。
  
  “不行,你今天必须回答。”晏柠强硬起来,不让他得逞,但顾奕南不肯说的事情,她又哪里能从嘴巴里撬出话来。
  
  顾奕南已经站了起来,安抚:“我们得要尊重游戏规则,没灰心,总有机会的,下回再问。”
  
  晏柠也跟着站起来,过去挽着顾奕南的手臂,像小孩子撒娇那样,不断的晃着他手臂,还凑到他耳边小声不断重复:“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她一声比一声叫得娇媚,惹得顾奕南猛咽口水。
  
  约喊了十几声后,顾奕南被她磨到没办法,伸手捏了捏她脸,把脑袋凑过来同样在她耳边说悄悄话:“要是没感情,我能看你几眼就忍不住吗?”
  
  明知道那样的答案有掺假的可能性,但她心里还是得到了丝丝慰藉。
  
  这是顾奕南头一回承认对她的感情。
  
  嘴边挂在着笑,管他的答案真假与否,她就当真了。
  
  ……
  
  新闻事件终算翻过去了。
  
  待酒会散席后,两人并肩离开酒会。
  
  晏柠跟顾奕南都开车了,由沈助理开车驶回下榻的酒店。
  
  回到酒店后,晏柠跟顾奕南先行下了车了。
  
  没有了矛盾,顾奕南大大方方跟她回了房间。晏柠也没多说什么,随他了。
  
  只不过,两人和好后,顾奕南又开始没皮没脸的作风。
  
  从回到房间开始,他就拉她去了浴室。
  
  之后,哎,别说了,她老腰快要不保了。
  
  晏柠越发觉得有必要跟他谈谈。
  
  于是,在睡觉之前,晏柠严肃地提醒:“你得注意点,太过度容易废。”
  
  顾奕南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过于自信:“放心吧!我在,它在,一辈子让你管饱。”
  
  晏柠一额汗,这话题谈不下去了。
  
  ……
  
  晏柠已习惯了早起,即便现在在酒店度假,生物钟到了,她躺在床上便睡不着。
  
  顾奕南睡意浅,在她翻身去拿手机时,他已睁大眼睛转头过来看她。
  
  晏柠刚拿到手机,转身跟他问好:“老公早。”
  
  顾奕南没作声,仅伸手过来,一把就她拉过去,搂进怀里。
  
  她的脑袋埋在顾奕南胸膛,像一个大暖炉罩住她的脸。
  
  晏柠嫌热,伸手去推他想要离开。
  
  顾奕南却使坏地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非得让的她的脸往他的身上蹭,他还玩上瘾似的,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他一笑,胸腔就传来了震动感。晏柠的脸就贴在那里,清晰的能感受到胸腔的震动。
  
  好气哟,晏柠将掌中的手机随便一丢,进行了反击。
  
  她两手并用,一手去挠他的肚皮,一手去挠他的腰间。
  
  仅是轻轻一挠,顾奕南却像遭受了电击,身体打了个哆嗦,四肢僵硬将她往边一推,自己也往床边后退,很是排斥她这个举动。
  
  晏柠乐了,真是意外发现,顾奕南竟然怕挠痒痒。
  
  她童心大起,顿时朝他扑过去,对顾奕南开启了全方位挠痒痒模式。
  
  两只手全部去攻击顾奕南的腰间,她使劲地去挠。
  
  也不知道顾奕南的笑穴是不是全部集中在腰间,只要她一挠,他便笑个不停。
  
  顾奕南躺着,一边笑一边反抗,最后抓狂地抓着她的手,举白旗:“老婆,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晏柠甩开了他的手,没再继续攻击他,但盘着腿坐在他身边,学着顾奕南以前那样捏她的脸的动作,神情嚣张地问:“放你一马可以,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以后在家里谁最大?”
  
  顾奕南连犹豫的时间也没有,说:“你你你。”
  
  晏柠满意地眯眸笑,轻轻摸了他脸蛋两下,还得意地挑起他的下巴,“老公好乖哦!那姐姐现在渴了,给姐去拿瓶水来。”
  
  顾奕南满脸憋屈的躺着,并不听命令。
  
  见他迟迟没有动静,晏柠将纤手一扬,用把脉的手势搭在了他的腰间。
  
  顾奕南条件反射地动起来,大幅度跳到了地上光脚站着。
  
  末了,某个男人顶着一张臭脸走去冰箱拿矿泉水。
  
  难得顾奕南被她收拾得这么贴服,晏柠实在忍不住,坐在床捧腹大笑。
  
  她的笑声充斥着房间,顾奕南拿着两瓶水走回来,咬牙切齿道:“你笑啊!等我哪天不怕这个了,有你好受的时候。”
  
  晏柠本是坐着的,听着他的叫嚣,便将长腿一伸,以一个撩人的姿态侧躺在床。她单手托着自己的脑袋,眨着眼睛说:“老公,话别说太满哦,你要是惹我不高兴,我就会控制不了自己的双手。”
  
  顾奕南重重地将一瓶水搁在床头柜,“算你狠。”
  
  他手上还有一瓶,拧开瓶盖,仰头喝着。
  
  床垫传来手机震动,晏柠将脑袋抬高些许,看到手机被扔在了脚边。她懒得起来,就用脚把手机勾到她够得着的地方。
  
  把手伸过去,晏柠顺利拿过手机。
  
  她保持着躺姿将手机屏幕点亮,看到有人在微信上找她。
  
  晏柠点开软件,聊天栏有一个叫小q的男人给她发来信息。
  
  “美女,晚上有空吗?今晚有个唱歌局,想邀请你参加。”
  
  那个小q是她在赵涵男朋友的局认识的,唱歌非常好听,她那晚跟他合唱了好几首,默契满满,赢得了全场拍掌。两人以歌交友,便互加了微信。
  
  晏柠没在海城,回:“抱歉,我去出差了,没在海城。”
  
  紧接着,小q给她回复了一段语音。
  
  晏柠也没有细看,习惯一按语音,就放到耳边接听。
  
  谁知,那并不是听筒模式,而是扩音器。
  
  语音一放,一道低沉的男声从她手机里响出来:“太遗憾了,少了你,没意思。”
  
  发现是扩音器时,晏柠连忙想要停住语音。可短短的一句话,很快就听完了,也全部尽收于顾奕南的耳里。
  
  顾奕南一手抢了她的手机,看着屏幕问:“小q是谁?”
  
  晏柠盘腿坐起来,伸手想要抢回自己的手机,顾奕南却把手机往高处抬,不让她碰到,又问了个问题:“什么叫少了你,没意思?”
  
  晏柠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一个刚认识不久的朋友,跟他唱歌比较有默契,仅此而已。”
  
  顾奕南绷紧脸,“删了。”
  
  “哪有你这样的。”晏柠跟那人光明磊落,说话有底气,“我们是正常交友,一声不吭把人家删了也太不礼貌了。”
  
  “那你就先告诉他一声,然后立刻删。”顾奕南态度坚定。
  
  晏柠小力一掌拍腿,“你过分了啊!我跟他又没做什么,干嘛要删我的朋友。”
  
  顾奕南一手举着手机屏幕给她看,另一个手指着小明的头像,“他是男的,说话还那么轻佻,不删他是留着过年吗?”他一哼,“他九成是想对你意图不轨。”
  
  “人家是男的就是坏人吗?我从来都没掩饰过自己已婚的身份,小q知道我是有家室的人,况且,人家是一个小有名气的明星,圈里什么美女没有,会看上我一个已婚的。”
  
  “这就罪加一等。”顾奕南说,“明知道你是别人的妻子,还给你发这种暧昧不清的话。他明显就是好“人妻”这一口,故意的。”
  
  谈话间,手机又传来了一声响,小q的信息又来了。
  
  这一回发的是短信:“你在哪个城市出差啊?”
  
  顾奕南气不过,握紧手机说:“你不信是吧!那我现在就试出他的真面目。”
  
  顾奕南背着她,往床沿处坐下,低头替她按着手机回复。
  
  晏柠往前坐了一点,双手趴在他的肩头,低眸看手机。
  
  顾奕南往输入框里写道:“就在隔壁城市。”
  
  小q回:“一个人吗?”
  
  顾奕南:“对,一个人。”
  
  小q回复速度极快:“我今天刚好没戏,要不我过来陪你。”
  
  顾奕南看着短信发出一声冷笑,把手机屏幕递给她看,“你瞧,狐狸露出尾巴了吧。”
  
  晏柠脸色微微一变,其实已经感受到了个中的奥妙,也明白了小q在暗示什么。只不过,她拉不下脸,唯嘴硬的反驳:“搞不好人家是真的有空。”
  
  顾奕南不留情地骂了她一句“猪脑子”,接着继续扮演她给小q回:“你不是说晚上有局吗?”
  
  小q:“想你了,只想去有你在的地方。”
  
  顾奕南连回复都懒了,直接给他拉黑服务,还隔空骂:“人渣败类。”
  
  晏柠这下无话可说了,她还趴在顾奕南的肩头。
  
  顾奕南将手机往床一丢,伸出一根手指往她额头一弹。
  
  晏柠吃疼地坐直身体,捂着自己的额头,“疼啊!”
  
  “不疼你怎么长记性。”顾奕南单手捏着她的脸,拽了两下,“以后远离这种人。”
  
  这种时候还多说废话就是自取灭亡,晏柠点点脑袋,表示知晓。
  
  顾奕南松开了手,又吩咐:“给我去写一万字检讨。”
  
  “啊!”晏柠难以接受,“这么多。”
  
  顾奕南怒容,“再说就两万。”
  
  眼看他正在气头,要是她敢不写,今天怕是出不了这房间了。晏柠出动怀柔政策,趴在他肩头撒起娇:“老公,字数太多了,打个折呗。”
  
  “可以给你打个骨折。”顾奕南阴阴沉沉道。
  
  晏柠没再敢趴在他身上,摇晃着双手,说:“不用不用。”
  
  顾奕南还是怒气冲天的样子,最后破口大骂:“麻-的,我的女人也敢动,真是找死了。”
  
  顾奕南腾的从床上站起,大步走到他摆放手机的地方,抓起手机不知道联系谁。等电话一通,就听到他下命令:“去查查娱乐圈那个叫小q的男人,调动我所有的资源,给我封死他。”
  
  挂了电话后,顾奕南回头看她,“你今天跟我回分公司,由我看着你,省得你给我招桃花。”
  
  晏柠低眉顺眼道:“哦!”
  
  ……
  
  两人换好衣服,便出发去分公司。
  
  在路上时,顾奕南忽然跟她摊大手掌,“给我看看你的朋友圈。”
  
  晏柠拧眉,“你是查行踪吗?”
  
  顾奕南催促:“快点。”
  
  晏柠不情不愿把手机掏出来,摆到他手掌的位置。
  
  顾奕南抓着她手,拿她的指纹解了锁,就在车里看起了她的朋友圈。
  
  晏柠平时就是发发美食,没什么见不得光的。顾奕南想看,就让他看个够算了。
  
  顾奕南手指快速的滑动着,看到某条朋友圈忽然脸凝重。
  
  他拿着手机指着她看,“这一条为什么只有顾天擎可见。”
  
  这一条单独可见的朋友圈,是上一回顾天擎给她送花,晏柠为了阻止他,才故意给发的朋友圈。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顾奕南是想歪了。
  
  晏柠冤,连忙跟他说了顾天擎送花的事儿。
  
  顾奕南哼哼,“那就再加一万字。”
  
  前后加起来两万字,她就一双手,要写到何时才写完。晏柠不依,“我不,小q的事我认的,可顾天擎这一条,我明显是在挡桃花,你怎么还能罚我。”
  
  晏柠越想越不公平,依样学葫芦那样朝他摊到手掌,表态:“我也要看看你的朋友圈。”
  
  顾奕南大大方方的将手机拿出来,主动解锁后搁到她手掌。
  
  晏柠连忙点开微信,哪知顾奕南的朋友圈是一片空白,连让他挑刺的机会也没有。晏柠为了逃脱了一万字,把朋友圈关了,调出了他的好友列表。
  
  如他所猜的那样,顾奕南好友表里许多女性的头像。晏柠并不是那种不让另一半结交异性的人,但一切都是为了那一万字,于是,她指着其中一个女性头像,大找说敌:“你手机不同样有许多女生吗?聊天记录我就不看了,但我相信,你一定有那些跟女生聊东聊西的内容。”
  
  顾奕南指着她的手机屏幕,“要是你能找到一句我聊骚的,我写三万字检讨。”
  
  笃定的语气已经表明了他不屑做这种事情,晏柠也没傻到去翻,因为肯定找不到。硬的不行,晏柠只好学昨晚在后花园那些挽着他手臂撒娇:“老公,两万字太多了,真的写不完,就一万字吧,我也不讨价还价了。”
  
  晏柠晃着他的手臂,在她软磨硬泡下,终于让顾奕南同意减了那一万字。
  
  顾氏集团在临城这边有分公司,规模没有总部那边大,但也是地处城市中心位置,在当地有影响力。
  
  来到他办公室后,顾奕南便进入了忙碌模式。
  
  晏柠老老实实坐在沙发区,没敢打扰坐在办公桌那边的顾奕南。
  
  不一会儿,顾奕南在这边的秘书抱了一堆文件过来,全都是顾奕南今天要处理的。
  
  晏柠坐在沙发那边听着,秘书在汇报工作行程,她在心里数了数,光是早上就有四个会议,目光再落到办公桌上的文件,晏柠已经预感到今天会是个加班日。
  
  哎哎哎,晏柠在心里叹着。
  
  都怪那个小q,不然她现在就在西餐厅吃着丰盛的早餐,而不是在这里陪加班。
  
  秘书汇报完行程后,顾奕南吩咐:“给我泡杯咖啡,然后,给她去买份早餐。”
  
  秘书走了过来,客气问:“顾夫人,请问你想吃什么早餐?”
  
  晏柠笑,“三文治加奶茶。”
  
  秘书说:“好,我马上去给你准备。”
  
  十五分钟后,秘书将她要的早餐提了进来,摆到了她面前的茶几,晏柠跟他道了一声谢,秘书面带着微笑离开。
  
  拿起奶茶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后,她将三文治在外包装拆了,拿在手里吃着。
  
  刚咬了一口,顾奕南便站起,端起桌面上的那杯咖啡,把盖子摘掉,边喝着边朝她走来,最后坐到了她旁边的位置。
  
  晏柠见他只喝咖啡没吃早饭,便把手中的三文治往他这边递了递,“你要不要吃一口?”
  
  顾奕南板着一张臭脸,“还吃得下吗?气都被你气饱了。”嘴上是这么说,可下一秒,顾奕南又将脑袋凑过来往她右手上的三明治咬了一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