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重生之将门凰后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地道

第四百八十二章 地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的皇后,坐在一张被擦拭的干净的太师椅上,脸色阴沉的可怕。
  
  见到他带着兵马过来,从安从嘴角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掏出帕子替他擦拭着鬓角的汗珠。
  
  “怎么亲自来了?”从安柔声问。
  
  又看了眼跟在萧允辰身后,同样满脸紧张的自家大哥。
  
  “发生什么事了?”萧允辰担忧地打量着她,确定她完好无损后才松了口气。
  
  “没事,臣妾只是想叫些人来。”从安低声道,扫了眼身后交错复杂的巷子。
  
  这些空置的房舍还没有被清查完全,如今这些兵士以来,从安便命他们搭把手,跟着前来的衙役们搜查。
  
  自己则拉着萧允辰的手,将在路上所闻还有自己的发现简单地说了一下。
  
  “我也是随手转了一下轱辘,没想到就发现了女尸。”从安苦笑一声,心有余悸地说。
  
  说实话,死在她手上的人没有成千也有上百,可她还是头一次看见被泡发成这样的尸体,至今胃里还有些翻腾。
  
  单单是她方才所去的那一家,如今便已经翻出来六具尸体。
  
  看打扮,应当一对夫妻,一名小妾还有一位老人和两名下人。
  
  没有孩子。
  
  见到从安眼中难得出现的惧意,萧允辰心疼极了,伸手将她拥在怀中,轻轻拍打她的后背“乖,没事了,朕在呢!”
  
  “不怕、不怕。”萧允辰柔声哄着她。
  
  从安小鸟依人的依偎在他的怀中,轻轻地点了点头,伸出手指略微比划了下“还是有一点点怕。”
  
  刚要过来汇报的暗卫眼皮子一抽,方才也不知道是谁盯着尸体猛看的?
  
  萧允辰的心都是软的,赶紧柔声哄着,从安却红着脸推开了他,小声嗫嚅道:“还有人看着呢?”
  
  “那朕叫他们转过身去?”萧允辰低声发问。
  
  从安没好气的在他的胸口垂了一下。
  
  他们两个并肩而站,那古怪的风声又起,听的人心中发慌。
  
  从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朝着萧允辰那边又缩了缩。
  
  萧允辰单手揽住她的肩膀,这才看见站在一边的暗卫,示意后者开口。
  
  “皇上,正如娘娘所说,这里果然有地道。”暗卫立刻拆穿了这个害怕之人的真面目。
  
  从安方才还带着惧怕的眼神立时变了,她对着暗卫颔首,又看向萧允辰,那意思:去看看?
  
  萧允辰点头,有些意外的发现,从安并未说出口,他便懂得了她的意思,于是朝着她一挑眉:皇后,咱俩这算不算是心有灵犀?
  
  从安嘴角微弯,眼中也亮起些许光芒:应该算吧?
  
  他们跟在暗卫身后,果然在一处树下看到了被挖开的地道,地道看起来足有半人高,里面黑漆漆的,也不知是通往何处,那种古怪的风声,便是通过地道传来的。
  
  “皇后怎么知道这里有地道?”萧允辰扫了眼四周,虚心求教。
  
  “这四下里的草木凋零,肯定有问题。”从安淡定的表示:“孩子总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
  
  只是这种地道的挖法,和战场上常用的那种临时地道的挖法有些相像,
  
  挖的人,似乎没打算长期隐藏或者使用这地道,否则也不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
  
  可话又说回来,要是这地道挖的再周密一点,只怕也不会这么轻易便叫从安看出来。
  
  暗卫们还在盯着这两人,方才皇后娘娘吩咐了,若是挖出地道便来汇报,并严令他们不许进入地道查看。
  
  他们虽然心有不解,但身为暗卫天性叫他们无条件的服从命令,并没有多问。
  
  “我大哥呢?”从安羽睫微颤,她记得方才看到自己大哥跟在萧允辰身后的来着啊!
  
  某个被遗忘的大哥正在调派人手,听见暗卫来请时,才幽怨的跟了过去,不满的看着从安: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大哥啊!
  
  从安没有同他虚套,只指着地道喊了句“大哥。”
  
  苟从忠顿时有些头痛,他们行军时,最烦的就是看见这种地道。
  
  人进去的时候,直不起身子,若是遇见了什么埋伏,没法快速撤退,更没法利落的进攻。
  
  实在是憋屈。
  
  苟从忠仔细听了听地道中传来的风声,眉间拧成了个疙瘩。
  
  这地道,只怕长度不短。
  
  正好又兵士来汇报,说是发现了地道的痕迹。
  
  那名兵士才说完,便注意到他们身边这已经挖开的地道,看来是似乎有些尴尬。
  
  苟从忠看了这两人一眼,大手一挥“挖!”
  
  他说着,又命人会回军营调集人手。
  
  院中腐尸味弥漫,萧允辰不习惯这样的味道,更舍不得身边这个皱着眉头的小娇妻站在这样的味道中,于是低声道:“皇后受惊了,先回去休息吧?”
  
  白着脸正在思索的从安一愣,眼神古怪的看着萧允辰。
  
  大哥,你说清楚,咱俩到底谁受惊了?
  
  “再等等行么?”从安小声同他打商量,她知道自己要是走了,这件事只怕也就能听个结果了。
  
  萧允辰拉住她的手,同她十指相扣,却听她道:“我想四下里看看。”
  
  她说着这样的话时,似乎在隐忍什么。
  
  萧允辰看不懂她的思绪,只得柔声道:“朕陪你。”
  
  从安没有矫情,一边点头一边道:“你可以命人将这烟火制成不同的颜色,以颜色区分讯息,以及事情的轻重缓急。”
  
  “还在制作。”萧允辰见她开口提起此事,于是解释道:“快了。”
  
  从安颔首,行在这落满灰尘的院中。
  
  此处她已经看过了,故而在此地穿梭的时候,目标明确。
  
  她直接走进了最早发现尸体的那个院中。
  
  院中整齐的摆放着六具尸体,尸体上蒙着白布,有一名仵作正在忙活。
  
  萧允辰立时白了脸,胃中更是一片翻腾,守在这里的衙役同样面色苍白,双腿发软,看起来应当是吐过的。
  
  从安掩住口鼻,站在离尸体两三米远的地方,忍着恶心对着仵作发问“如何了?”
  
  正在忙碌的仵作这才发现两人的到来,赶紧跪地行礼。
  
  萧允辰摆手免去他的行礼,只看着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