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他似神明降临 > 第187章:书鸢想他、云陌被转出国

第187章:书鸢想他、云陌被转出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月中旬,连着一个星期,雪都没有停,窗外温度冰凉,病房内心电图响着,消毒水的味道很重。
  
  男人躺在床上,安然沉睡着,脸色回了血,不似前几日惨白。
  
  书鸢推开病房门,手里拎着保温饭盒,里面装着她做的粥。
  
  她放在床头柜上,拿出来,嘴角有一抹难看的笑:“云陌,你别生气,今天来晚了一点。”
  
  她做饭的时候,突然病发了,就倒在厨房里,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
  
  “今天做的是青菜粥,我尝过了,味道还不错,我等下喂你。”她音色里都是强装的甜蜜,自言自语着。
  
  云陌躺着,睫毛都没动一下。
  
  七天了,他睡了七天,一次也没有醒过,什么也咽不下去,医生建议打营养针。
  
  医生说云陌只能进食粥类,她不会,只能在网上看着手机学,碗碎过,手破过,粥不是太干就是太稀。
  
  终于她学会了煮粥,他什么都咽不下去,唯独她煮她喂的粥,她喂多少他吃多少。
  
  书鸢怕云陌吃腻了,每天变着花样换着来。喂完粥,她擦掉他嘴角的粥渍,坐在床边。
  
  云陌手还是热的,他没醒,但记得她的气息,记得她需要的温度。
  
  她把手挤进他指间里,扣住,贴在脸上:“云陌,枫林的绿植长出新叶了!”
  
  其实她想说:可以醒过来吗?
  
  前段时间,雪大,天气又冷,绿植叶子都枯萎掉落,这几日突然活了。
  
  书鸢眸里掠过一丝笑,眼里空荡荡的,她又说:“对了,你知道吗?肉骨最近又胖了,狗粮都被它偷吃完了。”
  
  其实她想说:可以醒过来了吗?
  
  陪她一起给肉骨买狗粮。
  
  然而,无论她说多少话,他一次也没回过她。
  
  回应她的只有窗外越来越狂肆的风。
  
  书鸢站起来,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她贪恋地停了几秒,目光微不可察地黯了黯。
  
  “我出去一趟,一会回来陪你。”
  
  喉咙很酸,她憋了回去。
  
  她把窗户开了一点缝通风,推门走了出去,又轻轻地带上了门。
  
  病房外,柯蓝,简肖,慕沉还有小六……就站在外面。
  
  书鸢眼睛一酸,浑身都在颤抖,她扶着墙走了几步,靠着墙蹲下来,头埋在膝盖里,整个人颓废又丧的不行。
  
  柯蓝走过去的脚步一僵,生出了害怕,她现在这个样子就跟四年前如出一辙,把自己关在黑暗里,明明有光,也不愿意走出来。
  
  柯蓝走过去,蹲在她面前:“书鸢——”
  
  书鸢伸手抱住她,浑身都在抖着,有气无力地,刚刚在里面的坚持一下崩塌:“我就是想让他跟我说说话。”她快撑不住了,边哭边说:“我就是想让他应我一声。”
  
  柯蓝顺着她的背:“书鸢,医生说了,他很快就会醒。”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怎么会愿意替别人挡枪子?云陌到底有多爱书鸢,别人不用听,看一眼就知道。
  
  所以,他一定会抗住一切,醒来看他爱的姑娘。
  
  书鸢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是在下午,她匆匆回去做了皮蛋瘦肉粥带过来,云陌不吃蛋黄,她便把蛋黄挑了出来。
  
  云陌姿势同上午一样,没变过。
  
  窗外下了雪,她把窗户关了,窗帘拉开,外面晚霞飞腾,雪还是没有停。
  
  她扣住他的手,轻轻地贴在脸上,两鬓的发搭下来,微微遮住了侧脸,淡淡地说:“云陌,我想吃糖醋鱼了,你什么时候起来给我做。”
  
  病房很安静,她听到了他很薄弱的呼吸。
  
  相扣的手,尾指戒指相碰,闪出熠熠生辉的光点。
  
  她其实有很多话想跟他说,但一句都不敢多说。
  
  那一枪对的是书鸢头部,他挡下来正中胸口,庆幸离心脏还有段距离。
  
  凶手入网了,是梁松林的妻子卢欣,迫于精神上的压力被诊断为精神病。梁松林的嘴很紧,关于行凶杀人真正的动机一句不说。
  
  警察那边查出梁松林的身份,是当年裴淑懿缉毒队的队员,现在暗杀云陌,所有的隐情似乎都不是巧合。
  
  但这些书鸢都不管,她很自私,只想让他的云陌快点醒过来。
  
  墙上的闹钟指在六点的时候,书鸢吻了吻他唇:“云陌,你要快点醒过来,我等的很辛苦。”
  
  她知道他舍不得她辛苦,所以用了苦肉计,服了软。
  
  书鸢出了病房,去了楼下,刚出电梯,手机响了,她接起来:“蓝姐。”
  
  她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说话也是寡寡淡淡地,脸侧搭着头发,清清冷冷的。
  
  柯蓝正开着车往医院赶,简明要厄的询问:“你在医院还是在家?”
  
  “在医院,怎么了?”书鸢穿着深色毛呢大衣,拖到小腿上,整张脸都露在外面,耳朵微红着。
  
  “具体哪个位置。”
  
  三楼电梯口左边有护士站,站台里面站着几位护士,外面还有几位正在接待着患者。
  
  书鸢抬眸,乌眸映在霞光里,半暗半明:“三楼护士站。”
  
  “云陌——”柯蓝本来想搬出云陌把她叫回病房,转眼一想,她可能会疯,改了口:“你回病房看看云陌,说不定他醒了。”
  
  听着那边疾驰的车声,书鸢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光。
  
  头顶白炽灯照下来,她盯着地上单调的影子:“知道了。”
  
  一个星期了,医生也说过无数遍他会醒,只是伤口在心脏左侧,谁也不敢给具体的时间。
  
  “你别跟我在这敷衍,现在,立刻。”柯蓝油门一踩,语气急了,但也不敢说的太明显:“回病房!”
  
  书鸢微微蹙眉,走到护士站。
  
  她跟医生约的住院治疗就是今天,现在这种情况,她准备去另约时间。
  
  “您好。”
  
  护士抬头,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语气拿腔拿调:“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旁边有两位护士在窃窃私语,声音可能就没想小。
  
  “是她吧,我看挺像的。”
  
  另一个接话,语气掇定:“就是她,来过很多次了,我记得很清楚。”
  
  “真看不出来,长得挺好,原来是人模狗样!”
  
  “名人的徒弟原来就这品质,真丢人!”
  
  电话那头,柯蓝还在催:“你在哪?回病房了吗?我正在上去。”
  
  书鸢楞楞糊糊地,也听出一些意思来,她直接问,不是疑问句:“蓝姐,出什么事了。”
  
  “你什么都别管,现在回病——”
  
  书鸢挂了电话,看了几人一眼,把手机打开,她平时很少用微博,微博认证过,是以摄影师的身份。
  
  她的摄影题材偏向于青春暗黑化,大概有几十万粉丝。
  
  但是没人知道著名摄影师聂阮就是秦大师徒弟书鸢。
  
  微博首页什么也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