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贞观三百年 > 231 第三家

231 第三家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整个会议大厅中,除了刘岩,都是利益相关者。
  
  而正因为是利益相关者,这才灯下黑,就想着谁来抢他们狗食盆子里的狗粮。
  
  刘岩“超脱物外”,早他娘的不想继续混“南忠社”这条路了,完全没前途。
  
  南都大地,姑且也称呼一声“天子脚下”吧,有他立足之地?
  
  早晚是个死。
  
  于是乎,自忖寻着后路后招儿的刘岩,看问题陡然就犀利起来。
  
  他身旁的二哥刘台也开口说了几次话,无非就是说,会不会是“四大家族”准备查账,然后做了这么一出。
  
  听这种废话,刘岩就想冷笑,“四大家族”就算真要干,也不会是这种时候。
  
  过年的时候不更好?
  
  现在贸易这么忙,生意这么好,每天不知道多少流水,人员流动也大,就算真要是查账拿人,那这时候动手,跑的就不是一条两条漏网之鱼。
  
  “大知谦,如果真是冯家、冼家,就算我们几家活不了,你也别想好过。你要是也被人毙了,‘南忠社’趁早分家,大家都得死……”
  
  有个老头儿手中攥着一个烟斗,眼神很是锐利地看着刘谦。
  
  只是,当刘谦微微侧首看着他的时候,此人也是眼神一缩,整个人情不自禁向后靠了靠。
  
  这种自我保护的动作,显然是来自对刘谦的畏惧。
  
  “我说两句。”
  
  声音不大,但七十四岁的刘谦一开口,整个会议厅,还是安静了下来。
  
  “小牛,坐下说话。”
  
  戴着遮脸大墨镜的汉子,顿时把浑身的手雷一收,然后哈哈一笑,“成,我就坐着听老刘说道说道。”
  
  说话间,这货腰间一颗手雷,突然“当啷”一声,落在了会议桌上。
  
  “卧倒——”
  
  整个大厅所有人都往地上一趴,只有三个人没有动作。
  
  一个是还在“发呆”的刘岩,一个是面色如常的西军老兵,剩下的,就只有主座上的刘谦。
  
  “诶?”
  
  掉了手雷的汉子一愣,没见着动静,微微抬头,一摸之后尴尬地笑道:“线没拉,线没拉,没事儿,都没事儿了啊。”
  
  “……”
  
  “……”
  
  “……”
  
  众人听了之后,一口老血几欲喷出来,但喷不出来,反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货耍宝。
  
  因为之前还有人猜测这是假货,吓人用的。
  
  现在一看,这货自己都吓着了,那证明是真家伙。
  
  不能因为这货自己钻桌子底下,就要去赌他不敢炸!
  
  只是,重新从桌子底下钻出来的人,再度看着刘谦的时候,眼神都变了。
  
  全场怡然不惧的,只有他啊。
  
  “呐,我一向说的,刘社长,胆色过人!”
  
  “是啊是啊是啊……”
  
  整个会议厅的气氛,都发生了变化。
  
  西军老兵忽然向后微微一靠,他的副手脑袋凑了过来,就听这里老兵小声道:“他们一伙的。”
  
  “是。”
  
  声音很小,旁人根本没听到说什么。
  
  但是在场的人中,有人懂唇语。
  
  “威尼斯人”中的保安,只要是训练有素的,都懂一些。
  
  而刘岩,自然也是懂的。
  
  他全场在“发呆”,感觉就是个摆设,物件儿。
  
  然而实际上,他一直在偷偷地观察着那个西军老兵。
  
  看到他嘴唇翕张之后,刘岩一愣,心中暗忖:一伙的?什么意思?
  
  重新察觉到会议内部的气氛变了,刘岩顿时反应过来,西军老兵说的一伙的,指的谁。
  
  那老兵说的是姓牛的!
  
  看着嘻嘻哈哈各种野蛮,各种吓唬人,各种要个人同归于尽。
  
  结果……一伙的?
  
  跟谁一伙儿?!
  
  毫无疑问,是自己的老子,现在主座上面色如常,还淡定喝水的“南忠社”社长刘谦
  
  啊……这个老不死的,算计得这么深?!
  
  刘岩整个人都不好了,不过他倒也淡定,关他屁事,反正现在他上岸了,之后就算“威尼斯人”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那就让出来好了,怕什么?
  
  跟谢家合作的基本条件已经有了,剩下的,就是赌一把“狮驼岭钱三郎”的学生,到底能带来多少好处。
  
  “损失,已经造成。”
  
  刘谦的声音不大,但是很稳重,再加上他虽然年老,可是力并没有衰,只看他现在的气质,也是彪悍非常。
  
  和大多数身居高位的江湖中人不同,他并不需要摆出倨傲的模样,照样能有道上前辈的气势。
  
  尤其是刘谦面貌宽厚,本身看上去就很有“正义感”,四四方方的国字脸,再加上雪白的长须美髯,给人的感觉,就很刚正。
  
  此刻,他借着这股会议厅中的气氛变化,沉稳有力的发言,反倒是让人竖耳倾听,不再带着情绪半点听不进。
  
  “首先‘白云山银行’的损失,会全部由‘南忠社’垫付,这点钱,我刘某人,还是亏得起的。”
  
  此言一出,顿时缓和了不少只想求财之人的心思。
  
  有些江湖上的强人,手中有钱也不知道该怎么存,“白云山银行”,现在看来还是最佳选择。
  
  “其次,之后我会让‘白云山银行’宣布只有财产损失,且已经清点完毕,银行业务仍旧照常进行。”
  
  “好!”
  
  “刘哥霸气!”
  
  “我一向说的,出来混,就是要拜好大哥,社长这样的大哥,就是真正的大哥!”
  
  “大佬这样做,果然是稳重老道……”
  
  如此不要脸说话的一群人,基本上都是跟“四大家族”千丝万缕,有的人甚至直接就是某个小支的管家,手中掌握的酒店、宾馆、庄园,就有十几座。
  
  刘谦刚才说的话,其实就是把事情给稳住了,只要不进场查账,一切都好说。
  
  警察那边只要给一张财产损失的表格就行了。
  
  损失的金条、银元是谁的,还写了名字不成?
  
  “至于那些存在银行的古玩古董,老规矩,‘威尼斯人’主持拍卖,总能物归原主。”
  
  “老刘,不用这么客气的啦,你知道的,我们只是担心大家的损失,一点点字画,不值一提的嘛。大家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为了表示诚意,到时候‘威尼斯人’的总经理,也可以交给有损失之人来推举,如何?”
  
  “好!”
  
  “好!”
  
  “好啊!”
  
  不少人眼睛一亮,当时就鼓掌起来。
  
  忽地,之前说过话的西军老兵,慢条斯理地开口问道:“现在‘威尼斯人’的总经理,好像是刘三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